人间四月10

发布日期: 2019-12-22 12:44:03 浏览次数: 4 作者:

野花为他在刹那间绽放出一脸的倔强和羞涩,

――忆祖父又到四月天,周围的松柏苍翠依旧;像他一样沉郁,静静地看着周围的草木。

在火堆前烧着纸,

也像长大后每年四月的这一天一样,

小草第一次对这世界舒展开了腰肢;我跪在祖父的坟前。偎依在他的脚下:照例点上香;看着烧起的纸张随风飘落,我对祖父说着这些日子的琐事,就像很小的时候。泪水早已倾泻。停下言语。他是怎样深爱着他的家!

祖父出生在甘肃一户普通人家,他念书。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地挥洒着一腔激情,这些传奇经历他却从未对我说起过,因为那些岁月给他带来的是伴他一生的噩梦――在朝鲜战场上的。

彻底打垮了他,他从此患上了脑震荡。任凭祖母如何描述,在我的记忆中,愚钝的我始终无法想象年轻的祖父怒目金刚的一面。温和亲切的老人。祖父永远是那个文质彬彬,他抱着幼小的我。

为我买小巧玲珑的手工艺品,

这些片段与场景时不时在我眼里出现,祖父只与我相处了短短几年,记忆里的祖父十分瘦弱;两颊深深地凹陷下去。驮着背,走起路来慢悠悠的;但是眼神却十分精神,我对祖父的印象保存在甜甜的冰糖里,祖父特别疼爱晚辈,他总会在书房里放着一些。

祖父正看着书,

小时候。每次我都会活蹦乱跳跑进祖父房间,他都会把书收起来。每次见我来了。慈爱地摸摸我的头;我撒着娇向祖父要冰。

他总会颤颤巍巍地从破旧的柜子里捧一个玻璃罐,拿出一粒冰糖,轻轻地塞进我的小嘴里,这时我总会乐滋滋地贪婪地吮吸着冰糖。生怕浪费掉一滴糖水,那时我认为这是这是世上最美味的糖果了,至今我还回味无穷,这般的甜,祖父是个细致。

我依稀记得祖父是如何清扫家里那些常人难以注意到的"死角"的;还有他每天早上用刷子将床刷得平平整整。将被子叠得方方正正――点滴家事在祖父手中全都能演绎为艺术,祖父是个高大而静默的影子,对于家庭而说:如同一位虔诚的天路行者,祖父对我这个经常在他身边的孙辈格外。

抚摸我小脸的手掌也不会那般温暖;

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用坚实的肩膀遮挡着承担着,否则他抱着我的臂膀不会那样宽厚;他的眼底满是沧桑,像我在街上见过的许多老人,但是他又不同于任何人。祖父早已离我而去,他平实真切的人生与我充满幻觉的童年交织,我的清浅与他的深刻交融,他以他带给我的少许,胜过了其他人的多多许,他的。

像那些苍翠的松柏,有着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,尽管长着枝叶,谢谢你对我的爱;亲爱的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