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荆州

发布日期: 2020-02-16 23:19:04 浏览次数: 3 作者:

行走荆州朱亦武从宜昌。驱车百余里。抵荆州。匆匆借宿下来,翻开地图,名曰"三国",映入眼帘的是一处公园。看来颇有历史文化之意;于是我们选定"三国公园"作为明日游览的第一站,次日一早,我们便来到公园,"三国公园"入园处是一座泛黄青铜雕塑。此时已是中秋时节。取自历史中"桃园三结义"的。

硬是在枯黄中映出一片青绿,公园中湖岸的堤柳却不显丝毫秋色,拉扯住了春姑娘裙边上的"流苏"。断桥一直延伸到湖水的中央,做着一个又一个始出却未续的残梦;守望着这两岸的咫尺天涯,而真正宛在水中央的;则是那跃起的白鳞。在阳光下白得耀眼。顶着众人惊羡的。

想不到这方古城的见面礼如此富有诗意,

我们来到了荆州古城墙,

接下来,

白得发亮,层层叠叠的青砖瓦;"呲牙咧嘴"地咬在一起。共同构成了一个宏大的生命体,甚至叫人。

作为游览者,

显得庄严肃穆,但它却又大度地在中心部分敞开一个圆拱――城门。这种令人难于接受的美学表达方式,带给游人的视觉冲击实在震撼,但是一旦你迈出了第一步。我在瞠目结舌中不自觉地向城楼迈出了脚步,你就会发现自己已无路。

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在向你召唤,此时你会在不自觉中倒退回到明清。回到唐宋。甚至更久远?听不见脚下众生的嘈杂,你会发现自己已与现实脱节,登上城楼,俯瞰古城。恍惚。

交予这清风飘散了,

古城虽美,

以表我的崇敬之情。

你既是"会当凌绝顶"的杜工部,也是"独怆然而涕下"的陈子昂,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交相撞击着我的内心,一阵清风吹来;我笑了笑,终究是"高处不胜寒",只有将这一切陈杂纠结的心境,但行者之行终有归途,且将这心中思绪诉诸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